孕家首页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疑问解答
试管婴儿有没有继承权? 试管婴儿享有哪些权利?

  长久以来,不孕不育是困扰很多家庭的一个难题。过去,人们选择过继或者抱养的方式,领养一个孩子。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人们开始尝试做人工授精、试管婴儿来生育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本案讲述的就是一个因试管婴儿引发的官司。

  李文和王娟都出生于1986年,两人曾是高中同学。2009年8月,读完大学回到家乡工作的两人,应邀参加高中同学会时碰撞出了火花,陷入热恋。2010年春,两人在亲友的见证下结为夫妻。

  婚后,李文对王娟十分体贴,经常去接王娟上下班,同事们都羡慕王娟找了个“绝世好男人”。唯一让夫妻俩感到郁闷的是,夫妻俩没有采取避孕措施,可王娟婚后一直怀不上孩子。李文的母亲王成梅急了,一再催促二人去医院作检查。2012年9月,李文和王娟到省人民医院做了检查,结果显示王娟的身体没有问题,李文患有不育症。李文外表看上去健康有活力,王成梅怎么也不相信儿子有不育症,她又让李文去同济医院检查,结果仍然一样。

  拿到检测报告,王成梅和老伴如遭雷击。王成梅大哭了一场,其老伴也因血压升高住进了医院。看着公婆如此痛苦,王娟的心里很难受。一次,她听同事说,郊区有个治不孕不育症的老中医,她拉着李文找老中医,开了一大包中药带回家。李文每天硬着头皮喝下熬好的药汤,可还是不见成效。

  2013年3月,王娟在网上看到新闻说,上海一对跟他们情况类似的夫妻,去医院做了人工授精试管婴儿。王娟顿时眼前一亮,拉着李文将这条新闻看了又看。李文也很激动,他对王娟说,如果能通过试管婴儿让夫妻俩有个孩子,无疑能弥补他们的人生遗憾。李文认为,虽然孩子身上流淌的不是自己的血脉,但毕竟是妻子的亲骨肉,而且不用和他人发生性关系就能怀上孩子,也能给年迈的父母一个交待,他当即与王娟做出了决定:去医院做试管婴儿!王成梅和老伴最初很不理解,但李文和他们解释,这只是一种医学行为,结局却能皆大欢喜,两位老人最终也默许了。

  此后,李文夫妇到同济医院多次咨询试管婴儿一事。经过咨询,2013年12月,王娟在丈夫的陪同下完成了人工授精培育试管婴儿的全套手术。2014年1月,检测结果显示,王娟子宫内的单个胚胎发育状况良好。

  为了呵护这个小生命,李文让王娟暂时不要上班了,专心在家养胎。王娟怀孕三个月后,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很快传遍了夫妻俩的朋友圈。可当得知王娟是借精子库的精子怀孕的,李文的几个哥们在和他喝酒时说:“你可想清楚了,这孩子不是你的种,将来他长得不像你,或者脾气跟你完全不一样,你能接受吗?再说如果有一天得知自己的生父不知是何人,他会不会对身世感到别忸?将来会不会影响到你们父子之间的感情?”听了哥们的一番话,李文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另一个喝多的哥们更是直言不讳地说:“将来这孩子不像你,人家还会怀疑你老婆作风不正!”李文听罢,愤怒地将桌子掀翻在地,朋友们只好悻悻离去。

  负面舆论越来越多,李文渐渐支撑不住了,他认为自己做试管婴儿太冲动了,没有预计后果。就让王娟打掉这个孩子,但王娟已对这个孩子产生了感情,说什么也不打掉,并安慰丈夫往好处想。每当两个人发生争执时,她不止一次地对李文说,当初做试管婴儿是全家同意的,手术时李文也签字了,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

  妻子的坚持,让李文更加郁闷了。4月18日下午,李文到省内办事,在路上遭遇了车祸。当晚,被送到医院救治。医生诊断其胸肋骨被撞断,肾脏内出血。从昏迷中醒来,他让医生给自己的父母打了电话。王成梅和老伴赶到医院,见儿子如此惨状,不由悲痛欲绝。当晚,李文艰难的写下一封遗书,遗书的内容是将目前所住的房产和十多万存款全部留给父母继承。直到次日上午,王娟才从丈夫公司得知其出事的消息,等赶到医院时,李文停止了呼吸。

  办完李文的后事后,王娟强忍着悲痛,将所有的心思都寄托在腹中的孩子身上,可让她始料未及的是,婆婆对她的态度发生了转变。王成梅对王娟说:“既然李文已经去世了,你就把孩子打掉吧,以后和别人成立家庭,生个属于你们自己的孩子!”可王娟实在不忍心打掉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她对公婆说,这孩子以后就是他们的孙子或者孙女,肯定会孝顺他们,为他们送终。看到公婆整天处于悲痛中无法自拔,王娟怕影响孩子,但收拾东西回了娘家。

  9月15日王娟在医院生下了一个女婴,取名李思念。看着女儿粉嫩的小脸,初为人母的王娟心里淌满了幸福。可她很快发现,坐月子期间,公婆没有来医院看望。10月下旬,王娟带孩子回到自己家,婆婆见了她打了个招呼就不再言语,屋里气氛很沉闷,为了缓和气氛,王娟将孩子抱到婆婆跟前说:“快看看,这是您的孙女。”王成梅看了一眼,转身就忙别的去了。王娟进门后问婆婆,什么时候搬到她家住的,王成梅终于忍不住了,对她说:“这几天你把东西收拾一下,早点搬走吧”听了婆婆这句话,王娟如遭晴天雷雳,愣了半晌,直到听到孩子的哭声,才惊醒过来。哄完女儿,她对王成梅说:“妈,这是我的家,您怎么能赶我走呢?”王成梅一边说一边拿出一个文件袋给她看。

  王娟打开文件袋,发现里面有一份遗嘱。当看完遗嘱上的内容后,王娟这才明白公婆为何先她一步去了医院,原来丈夫在弥留之际瞒着她留下了这封遗书!这个打击让王娟猝不及防,抱着孩子在客厅嚎啕大哭起来。

  王娟的母亲得知王成梅的行为后,气愤地上门与她吵,双方闹得不可开交。但吵归吵,房子已经被王成梅夫妇住下,王娟和孩子在愿寄人篱下受气,只能再次返回娘家。整日以泪洗面,担心女儿得忧郁症的王母带着女儿找到一家律师事务所,律师听完王娟的遭遇,深表同情,并对案例做了详细分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夫妻离婚后人工授精所生子女的法律地位如何确定的复函》中明确规定: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双方一致同意进行人工授精,所生子女应视为夫妻双方的婚生子女,父母子女之间权利义务关系适用《婚姻法》的有关规定。本案中李文与王娟双方一致同意利用他人的精子进行人工授精使女方怀孕后,男方无权随意剥夺女方的生育权,所以,即使李文中途反悔,孩子也依然应视为夫妻双方的婚生子,享有与其他孩子一样平等的权利。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的规定,“遗产分割时,应当保留胎儿的继承份额”“对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继承人保留必要的份额。”李思念作为遗腹子,出生后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所以理应享有继承权。李文在遗嘱中不给其保留必要的遗产份额,不符合继承法的规定。另外,房子和存款都是夫妻共同财产,李文只能将属于自己的一半财产进行处分,且必须给孩子保留必要的份额。李文处分王娟财产的部分属无权处分,该遗嘱无效。

  听完律师的分析,王娟打开了心结。一周后,在律师的帮助下,王娟向法院递交了诉状,并最终取得了官司的胜利,维护了自己和孩子的权益。

  朋友们,生育不是儿戏,生育权更不能随意剥夺,夫妻双方在孕育新生命前一定要慎重理智,考虑周全。即使是小小的胎儿,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不能随着父母任何一方心意的转变而任意被扼杀。同时,我们也要对试管婴儿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夫妻双方一致同意利用他人的精子进行人工授精使女方怀孕生育的婴儿,享有和夫妻双方正常生育孩子一样的继承权。

 
关注孕家微信公众号